被诉赔偿英超2亿美元苏宁还有余力拯救PPTV吗?

在距离张近东发表内部信安抚人心不足一月,来自遥远欧洲大陆的一则判令,让深陷债务压力中的苏宁雪上加霜。

英国当地时间1月11日,伦敦高等法院裁定中国视频平台PPTV要向英超联赛支付至少1.56亿英镑(约合13.6亿元人民币)的赔偿。这场判决缘起于PPTV与英超的赛事转播合同纠纷,双方曾于2019年达成协议,PPTV以5.23亿英镑买断英超联赛未来3年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版权,但此后PPTV未能按时支付版权费用,英超方面遂直接停止了与该平台的合作,并将其诉至法院。

在伦敦高等法院宣判之前,这场合同纠纷产生的诉讼已长达1年之久。此前,在英超方面以未按时付款而终止合作后,PPTV方面曾发布一份声明表示,受全球疫情影响,双方在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,经过多轮会谈,双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,故而终止合作。在该声明中,PPTV认为自己已经按照协议向英超预付了版权费用。

双方的矛盾点其实在于是否“按期”支付。英超方面是严格以合同约定的支付时点来评判的。而一位苏宁内部人士早前曾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因为疫情,英超自2020年起的开赛率一直不足,若按正常情况3年的总场次来计算,其当时的开赛率还不足20%,而按照合约苏宁已经支付了50%的版权费用,于是苏宁方面认为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,双方应该重新商议支付期限。

此后,由于双方未能达成一致,PPTV与英超最终分道扬镳,紧接着,英超方面就以1年1000万美元的价格转手将版权出让给腾讯——这比PPTV当年签订3年5.23亿英镑,要稀释不少。最终双方都因各自的不满在本国起诉对方。

此次伦敦法院的宣判意味着英超的阶段性胜利,按照判令,该法院认为,一些不可预见的事件发生,不足以令双方更改协议并增加不同条款。但对PPTV以及背后的苏宁来说,这样的判决显然有失公允。

于现阶段的苏宁而言夜膊钟,这份判决无疑又是一记重拳。不久前,许久未露面的张近东以董事长的名义发布内部信,他在信中透露,苏宁集团的债务问须最题已取得阶段性企稳他社突,苏宁易购的经营工作也正有序恢复。但截至目前,他们仍有大笔债务以及员工理财未能兑付。

苏宁的债务风险自2020年开始爆发,到2021年6月时触发系统性风险,流动性严重不足。以该集团旗下上市平台苏宁易购为例,其核心电器及3C业务的库存创历史最低值,销售规模急剧下滑,经营业绩大幅度亏损。在去年10月底发布的三季报中开头便表示:“2021年的第三季度是苏宁易购30年发展历程中最艰难的时期,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”

在江苏省、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,苏宁引入新的战略投资,此后公司又成立联合授信委员会,推动江苏银行、南京银行等增量授信,同时还大幅缩减了门店和招商工作,以换取销售费用的降低。

连续的救市组合拳,让苏宁得以喘息,但眼下,持续亏损和流动性问题仍然是高悬梁上的利剑。截至去年三季度,苏宁易购亏损75.68亿元,同比下滑1483.29%,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为-44.56亿元。

作为曾经苏宁进军体育板块的王牌,PPTV曾在中国体育版权市场“大杀四方”,先后拿下西甲、德甲、英超等重量级版权,甚至还从乐视手中接过了中超版权,而在收购俱乐部上,苏宁先后接盘了原江苏舜天,以及意甲国际米兰。

仅以公开报道的金额计算,过去几年来,苏宁花在PPTV的版权费用已达到超百亿元人民币的规模,而收购江苏舜天花费5.23亿元人民币,收购国际米兰以及帮助其偿还债务并投资更是花去了高达70亿元人民币的金额。

除了苏宁,活跃在足球赛事版权转播市场的,还有百度投资的爱奇艺、阿里巴巴及优酷体育、当代明诚,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体育。

百度旗下爱奇艺和当代明诚旗下公司新英体育在2018年成立了合资公司新爱体育,新英体育手中握有2018~2022年欧足联国家队赛事的新媒体版权,爱奇艺体育拥有2020年欧洲杯的新媒体版权,当代明诚从PP体育手中收回了西甲版权,并拿下亚足联从2021年起长达8年的版权代理。

高价版权与低回报周期,让国内体育公司的商业化模式难以自圆其说,实力雄厚的玩家也开始考虑如何分摊版权成本。疫情造成全球体育大停摆,没有比赛,没有观众,也没有赞助和广告,赛事版权价值缩水,在全球范围内不少出现重新商议版权价格的情形。

基于此,业内对英超与PP体育解约颇有议论,有观点认为PP体育被区别对待了。英超联盟针对2019~2020年赛季的版权合同,与英国本土的转播平台天空体育达成退还1.7亿英镑的协议。

不过,在疫情发生之前,全球体育版权市场的升温有目共睹,而此前也有熟悉体育法律业务的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从法律角度来看,PP体育在欧洲的这场官司胜算很低。

如果PP体育被判定为违约,那么合同里7.21亿美元未支付的剩余部分,也会被要求补充支付。

当然,在不少体育行业观察家看来,此次英超起诉PPTV的行为,看起来也难免有些不近人情。近年来,随着版权市场水涨船高,西甲、德甲、法甲等陆续在中国设立办公室专门对接中国版权商。“大家基本都是敞开门做生意的心态,合作也一直不错。”一位体育版权行业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“但英超不一样,他们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来中国。”

作为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老牌足球赛事,英超对中国市场的态度,在不少行业人士眼中可以称之为“傲慢”,这或许也能够解释他们在拒绝了与PPTV继续谈判后,直接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,将版权价格大幅缩水,转手就卖给腾讯的做法。

疫情发生以来,国内体育机构与平台经历了市场骤热骤冷,看惯了身边的高光与破灭,体育版权这门生意在国内正渐渐退回到该有的赛道。它不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,在流量为王的时代,它又充满着不得不为之砸钱的诱惑。

而对于PPTV背后的苏宁来说,伦敦法院递上的这一纸判决书,可能还不是他们最操心的人。2021年初,张近东曾用一句“收缩战线,该关的关,该砍的砍”说出苏宁当下的困难。而从原地解散江苏苏宁俱乐部开始,面对过往这些“大手笔”的结局,可能对于伦敦法院一纸赔偿判决仍心有不甘,但苏宁恐怕难以顾及曾让自己风光无限的PPTV了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